期末壓力大


最近常看到大學生自殺的新聞,情緒都非常差,感覺自己也很想死…


我今年大二,念的是台灣前幾志願的大學和科系,但是我過的一點也不好,最近期末考到了,我的惡夢又開始了,明明需要時間專心念書,但我會噁心、胃痛、拉肚子、嘔吐,有時還會覺得暈眩喘不過氣,越接近考試這些症狀就越是明顯;系上考試歷來都是大刀型的,去年也有聽說幾個學長姐被二一只好轉系或轉學,晚上一想到考試可能考不過會被二一,我眼淚就控制不住狂掉,我從小到大都是第一志願,結果我現在竟然要被二一了…


我也找不到任何人可以說這件事,上週本來想跟我高中同學訴苦,結果聽到他說他很羨慕我,想轉學考來我學校,我話又吞回去了;我感覺…我的爸媽、我的弟弟、我的同學、我的朋友,我好像…沒辦法對他們開口,告訴他們我是一個失敗者,告訴他們我因為這樣一點小事就崩潰,告訴他們我是一個沒有價值的人。


我很草莓嗎?也許吧,讀頂大的同學應該比較能體會我的感受,班上同學都是強者,還有真的很聰明的天才,每個人都把課業、感情、生活學分修得很好,我也應該是要跟他們一樣的,但是我辦不到…我已經很努力了,身為頂尖大學的學生,就應該要每件事都很好嗎?我每件事都做不好,連最基本、我從小到大最會的念書我都做不好,我還能夠做什麼,我真的好想好想死。


給一無是處的L:


看到你的來信,充分感受到你這段時間的辛苦、不容易及勇敢;辛苦與不容易的是,在進入大學這一年多的時間中,當面對這麼多外在的挑戰與壓力,你總是一個人面對、努力,雖然有時想對他人傾訴、但都因為害怕被評價而忍耐下來,一個人一直撐著一定很辛苦吧?也許是這樣,在看到最近的新聞時才會如此有所感,或許那正是你內心想好好休息、從獨自努力的壓力中逃脫的吶喊。


勇敢的是,我也看到你始終想自主為自己掙得一份肯定的心情,雖然由外在得來的讚許是如此沉重,好像只能從凡事完美、不輸給別人來獲得。你在信中說道:『我已經很努力了,身為頂尖大學的學生,就應該要每件事都很好嗎?』這一定是你心中很深的困惑與痛苦,如果我沒辦法把每件事情都做好,我會不會失去爸媽與同學的讚賞與欽羨?甚至是,失去他們對我的喜愛或讓他們失望?


雖然沒辦法知道親友們真正的想法,但我也在陳述中,看到你對自己的懷疑;這份懷疑建立在從小到大你最會做的事,也就是讀書的成果上。你知道嗎?心理學中所謂的自我效能感(Self-efficacy, A. Bandura, 1982),其實就跟你提到的一樣建立在四個向度上:過往的成功經驗、他人的經驗、他人對自己的認同、以及身心投入狀態。但心理學家們也說,我們有時會在建立自我效能感的歸因時,將失敗的焦點放在自身,而忽略了環境、時間等其他因素;如果我們只看到自己無法再次像過去一樣獲得好成績,卻忽略了大學課業的難度提升、面對的挑戰增加(平衡課業、社團、感情、生活,還要思考自己的選擇與生涯,的確是很不容易的呢!),用過往或他人的標準來評估自己,是不是也滿不公平的呢?


最後,我也想請你思考一下自己想要有怎樣的人生?現在的你彷彿站在一個十字路口,一邊是背負著過往他人的期待、繼續扮演著他人心中的好學生角色;一邊是放下以往只用成績評斷的標準,尋找屬於自己的人生意義與價值。從你的信中,彷彿看到你正對生命提出詰問,課業難道就是人生的一切?由對親友的描述中,也感受到你很在乎身邊的重要關係,如果選擇不同的道路能讓你更喜歡自己,更能用真實的樣子與所愛的人相處,會不會這才是你真心想要的呢?如果能從不同的地方來尋找,如其他興趣與專長、幫助他人而感到愉快充實的體驗等,如此能夠自己給自己肯定是很了不起的;雖然有時需要多花一點時間、多繞一點路來發現也很值得。


最後,想要衷心感謝你來信讓我們了解你的狀況,你正經歷的是十分重要的掙扎與思索,想必身心所承受的壓力也非常大;如果身體與情緒等症狀太過困擾,記得務必尋求醫療資源協助,幫你渡過這段動盪期。我們也會一直在這裡,在你需要的時候,歡迎來電生命線(2505-9595)或安心專線(1925),或使用線上協談服務(SOS救命網及文字協談入口:https://www.sos.org.tw/),讓我們陪你一起走過這段不容易的旅程。




相關文章


性別認同


學運令人憂


網路才有朋友

下一篇
菜鳥主管的挑戰

我要協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