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黑幕(下)


你好,我在科技業大公司上班已兩年左右,一直想說我做好自己的事就好了,結果上個月不小心發現了我主管有在收回扣,我現在非常的焦慮,很怕會被”處理”掉…


事情是這樣的,上個月的時候因為我主管出國,我暫時接手他的業務,無意間看到廠商的報價高的奇怪,仔細去查了才發現有些錢是要匯到另外的戶頭的…我才想起前幾個月,那時我曾和主管一起和廠商開會,會議中對方一直意有所指的問我們有沒有喜歡到哪裡旅遊、幾個人要去…等,之後沒多久我主管就去了那個地方”出差”…


我這才想到,一直覺得奇怪為什麼我在前一個部門時都不太有遇到什麼賄賂、回扣,但一換到這個部門就遇了好幾次;又想到我從之前到現在都是一概拒絕,這看在我主管以及同?子的同事眼中,應該是個很難處理的白目吧…


我很掙扎,這樣的情況,我的良知告訴我這些是不對的,但如果說出來,感覺只會被排擠、被長官刁難,搞的不好說不定我連業界都完全待不下去…再說了,收回扣的行為感覺在業界時有所聞,這是一件違法的事嗎?我又能怎麼做呢?告上公司高層?還是上爆料公社?爆給新聞媒體知道?我如果公開了手上的證據,是不是會算是洩露公司機密而有法律責任呢?


我最近胃一直出問題,只要看到我主管我就覺得很緊張、容易胃痛,去看了醫生他說我壓力太大造成胃食道逆流;晚上也睡不好,很難入睡又很容易驚醒,這樣下去我應該撐不到換工作就會先崩潰吧…


人心貪念,自古不變,這在任何工作領域都可能發生,尤其在越龐大的組織中,因組織架構過於複雜,若無法有效地做好稽核內控制度,便存在許多環節讓有心人士有利可圖,而身為基層職員舉報長官的不法行為,確實有可能須面對上級打壓或刁難,但知而不報又覺得良心不安,內心百般糾結,無所適從。遑論倘一再姑息養奸,終究有天會東窗事發,反而會使自身陷入需竭力澄清當時為何沒有循管道舉發之有意包庇困境,茲就本案例相關法律責任分述如下:


一、刑事責任


(一)刑法第342條背信罪:「為他人處理事務,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或損害本人之利益,而為違背其任務之行為,致生損害於本人之財產或其他利益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50萬元以下罰金。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二)次參,臺灣桃園地方法院88年度訴字第1382號刑事裁判:「被告梁○枝辯稱伊與被告彭○珠間未有共謀採購事務而交付回扣一事,且伊匯款予被告梁○枝係因購買食品云云。惟被告、彭○珠梁○枝迄本院調查、審理時止,均未提出有關購賣健康食品之證據,以供本院查證,由前述被告梁○枝從屏東郵局郵寄匯票予被告彭○珠之金額,高達數十萬元,被告彭○珠竟未能提出健康食品之相關名稱等事證供調查,且高達數十萬元之產品,未有相關資料以供查證,況且被告彭○珠向人介紹健康食品產品,竟未留存任何產品介紹書、說明書向本院提出,購買金額又高達數十萬元,實令人難以置信。查被告彭○珠為告訴人處理事務,意圖為自己不法之利益,而為違背其任務之行為,致生損害於本人之財產,核其所為,係犯刑法第342條第1項之背信罪。而被告彭○珠與梁○枝間具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且被告梁○枝雖非告訴人公司員工,亦未受告訴人公司委任,但其與被告彭○珠間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共同實施上開背信犯行,依刑法第31條第1項規定,雖無特定關係,仍以共犯論。」;可知,該名主管為公司處理事務,理應向最有利標之廠商進行採購,卻意圖為自己不法之利益,向報價較高之廠商採購進而收取廠商回扣,顯然係違背其任務之行為,致公司受有財產損害,核其所為已該當刑法背信罪之構成要件。相對而言,而該名交付回扣之廠商,雖非公司員工,亦未受公司委任,然其與該名主管間有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共同實施上開背信犯行,依刑法第31條第1項規定,雖無特定關係,仍以背信罪共犯論。


(三)且查,倘案例科技公司係公開發行公司,該名主管明知廠商報價高於同業,仍向該廠商採購而使公司為不利益交易,顯然不合於營業常規,致公司受到重大損害。則該主管之行為亦同時涉犯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1項第2款:「有下列情事之一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1000萬元以上2億元以下罰金:1、違反第20條第1項、第2項、第155條第1項、第2項、第157之1第1項或第2項規定。2、已依本法發行有價證券公司之董事、監察人、經理人或受僱人,以直接或間接方式,使公司為不利益之交易,且不合營業常規,致公司遭受重大損害3、已依本法發行有價證券公司之董事、監察人或經理人,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之利益,而為違背其職務之行為或侵占公司資產,致公司遭受損害達新臺幣500萬元。犯前項之罪,其因犯罪獲取之財物或財產上利益金額達新臺幣1億元以上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2500萬元以上5億元以下罰金。」;兩相比較可知,證券交易法對此刑責為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較刑法背信罪(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還重,不可不慎!


二、民事責任


(一)民法第184條:「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故意以背於善良風俗之方法,加損害於他人者亦同。違反保護他人之法律,致生損害於他人者,負賠償責任。但能證明其行為無過失者,不在此限。」。


(二)民法第185條:「數人共同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連帶負損害賠償責任。不能知其中孰為加害人者亦同。造意人及幫助人,視為共同行為人。」。


(三)經查,該名主管與廠商之行為乃故意以背於善良風俗之方法,加損害於公司,同時亦違反保護他人之法律,致生損害於公司,渠等應連帶負害賠償責任。此外,該名主管與公司間亦有委任或僱傭等民事契約關係,系爭民事私法契約若有針對此等違背職務義務之違約金約定,公司亦可依據系爭契約請求違約金或損害賠償。


三、承上述,除前開公司主管所涉民、刑事責任外,關於員工公開手上之事證,是否為洩漏公司機密而有法律責任,謹說明如下:


(一)刑法第317條:「依法令或契約有守因業務知悉或持有工商秘密之義務,而無故洩漏之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千元以下罰金。」。


(二)所謂「工商秘密」,係指工業上或商業上之秘密事實、事項、物品或資料,重在經濟效益之保護,若該秘密無涉商業利益亦無經濟效益,其洩漏給他人並不成立前開洩漏工商秘密罪,此參臺灣高等法院78年度上易字第2046號刑事裁判:「又刑法第317條、第318條等罪,必須洩漏者為『工商秘密』,始足當之,而所謂『工商秘密』,係指工業上或商業上之秘密事實、事項、物品或資料,而非可舉以告人者而言,重在經濟效益之保護。姑勿論被告等,或無公開宣稱李××有票據前科,有雖有宣稱,但係為自衛,並無誹謗故意,縱或有此行為,亦因票據前科之有否,與工商秘密無涉,自無構成本罪之可言。」亦同此理。


(三)綜上,雖然單純公布主管涉及收賄事並不屬於「工商秘密」(惟若係造謠無中生有,則可能涉及妨礙名譽罪刑),然而逕自在網路、媒體上對外公開報價單、帳戶進出等公司內部資料,則不排除有被評價為「工商秘密」、甚或有違背己身職務遭到公司追究責任之法律風險。準此,為不使己身陷入招致法律風險之困境,建議採取較保守作法,在充分蒐集、保全相關證據後,先循公司內部稽核舉發管道,向公司人事或法遵等部門提出內部舉發,讓公司高層清楚瞭解自己並未同流合汙之明確立場,即在保護自己之前提下,促使公司展開調查,俾為適正之處置。




相關文章


職場黑幕(上)


低成就工作


相約走絕路(下)

下一篇
職場黑幕(上)

我要協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