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不得安寧


老師

我的妹妹得躁鬱症已經很多年了,他一直有看醫生,但似乎沒有好好吃藥,病情反覆且有越來越嚴重的傾向,最近這幾個月甚至會開始拿刀子作勢要自殺,整家人都被他弄的不得安寧…

我們現在根本不敢放他一個人在家,很怕他失控做出什麼事情來;最可憐的是我爸媽,整天都要盯著他但又不能太刺激他,他們也已經有年紀了還要擔心受怕,看了真的很不忍。

但是,跟他同在一個空間也讓人覺得壓力很大,我因為白天要上班,公司反而變成我可以喘一口氣的地方;而下班回家後,我實在累得沒有心力再去處理我妹的情況,更不想去面對這沉甸甸的氛圍壓力,所以一回家我就鎖在我的房門裡,我躲開我妹、甚至也不想面對我爸媽……可是,這樣下去不是個辦法啊!

請問老師,我應該要怎麼做才好呢?


憂心的姐姐 妳好

首先,我想先肯定妳寫這封信過來,求助對許多人來說並不容易,光是表達自身所遭遇的困難,有時便令許多人難以啟齒,殊不知說出來本身就包含了情緒釋放的能量。從妳的來信中我讀到的是,在面對家裡的情景時,似乎有種令人喘不過氣來的感受,既看到妳對於爸媽的關懷、妳們一家人對於妹妹的關心與照顧,也同時感受到你的心有餘而力不足。

我猜想這樣的無力感與疲憊感是令人想要遠離的,或許當這樣的念頭一出現,罪惡感便油然而生,一方面渴望一些喘息的空間,但另一方面卻又責備自己不該產生如此感受,應該扮演好身為姊姊與女兒的角色,這樣的感覺想必十分矛盾吧!如同信中提到下班後的妳,回家便獨自鎖在房門裡,是否曾經嘗試與爸媽討論心中的困難呢?不知道姐姐對於與爸媽溝通困擾有什麼想法呢?我猜如果能將這樣的感受傳達給爸媽知道,透過溝通來瞭解彼此的心情,就如同我在信中的前段所肯定妳的,說出來本身就包含了情緒釋放的能量,可以試著將這樣的能量傳遞給爸媽。

或許爸媽也正在經歷著相似的感受,讓他們有機會說說他們的心情,甚至,可以嘗試和妹妹聊聊,她服藥後身體是不是有什麼地方不舒服?對自己生病了有什麼樣的想法?讓家人有機會聽聽彼此的感受,當感受被照見了,情緒便釋放了,全家的心因此而靠近,力量反而會更強大,讓陪伴照顧妹妹的漫漫長路,能夠透過彼此的支持與陪伴而走的更長遠、更有力量。

最後,想提醒妳,從妳信中的描述看來,妹妹的狀態並不穩定,甚至出現自殺的行為,想必妳們在生活上一定感到擔驚受怕,讓其他人一起來分擔吧!通報自殺防治中心、提供家人自殺防治專線電話(生命線:1995以及衛生福利部「全年無休的自殺防治守護者─安心專線:0800788995)、邀請醫療單位介入評估妹妹是否有住院的需要,透過系統合作的方式,讓自己、爸媽與妹妹,都有機會得到更完善的協助與照顧。

如果還有不了解的地方,歡迎再來信諮詢!祝妳平安順心。

下一篇
同袍有難

我要協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