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袍有難


有件事我很擔心,不知道能不能在這獲得解答。

我同梯的一個弟兄最近變得很奇怪,沒什麼食慾、話也少了,問他什麼事也不說;昨天晚上我下哨的時候,還看到他一個人坐在床上哭,我又是比較笨不會安慰人,只會問他幹嘛啦怎麼這樣,他竟然回答我說如果生命就這樣結束就好了......

我當場傻了,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最近上面有來盯我們營區,聽說他負責的裝備有點問題,長官似乎有意要他自己擔,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原因讓他開始變的很反常;我這些事也不敢跟輔導長說,怕到時他被叫去加強輔導會讓他的壓力更大。

我們是同梯一起下部隊的,在現在的部隊裡我們比兄弟還要親,他的狀況讓我非常擔心,我現在該怎麼辦呢?


阿勇,你好:

在你的來信中,讓我感受到你對同袍深深的關心與擔心。更讀到你既想要安慰他,又不知要如何安撫的憂心忡忡,加上意外從同袍口中聽到「如果生命就這樣結束就好了......」。想必現在的你對他的生命安危更感到提心吊膽。

正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接下來,我要透過不在局裡的位置,提供陷入兩難掙扎的阿勇,關於我一些不同的看見與建議,希望有助於你抒解此時此刻對同袍的擔心。

第一,先邀請阿勇練習好好當一位陪伴者與傾聽者。在信中讀到你們關係宛如親兄弟的親近,我認為同袍願意在你面前呈現自己脆弱的樣子,想必對你有相當程度的信任與安心,這就是一條重要的關係保險絲。其實,能夠好好陪在同袍的身邊,不管他要不要說,讓同袍感到-他不是獨自一個人承受著說不出的痛苦,就是最高品質的陪伴。切記不要急著幫同袍解決問題,這樣會讓你的壓力倍增,無法成為一個有品質的陪伴者與傾聽者。因為陪伴與傾聽,是為了更加理解同袍真正的處境與狀態,才有助於接下來要如何選擇轉介的輔導資源。

第二,在陪伴與傾聽的同時,見機行事協助同袍了解相關輔導資源的服務。在信中你曾考慮要告訴輔導長,又擔憂會加重同袍的壓力;但你提及長官有意施壓,這是你因擔憂而產生的揣測?還是已經有確定的事實呢?我想這部分仍有待釐清,而關於是否要求助輔導長,就我所知,輔導長是受過專業訓練的助人者,在軍中被賦予的功能和角色,是要守護每一位國軍弟兄的身心健康。經由輔導長與同袍深入會談後,可協助釐清他真的是因為長官施壓所造成的反常行為,或是有其他內外因而引發憂鬱的傾向,那輔導長才得以幫助同袍轉介適切的資源,也才可居中協調職務的分配,以減輕同袍的身心壓力,降低同袍自殺的危機發生。

我認為風險能夠適切的均攤,方能降低危機與悲劇的發生。終究,每一個人都無法完全替另一個人承擔起自己生命的選擇與責任,但我們可以一起成為守護生命的陪伴者。或許同袍在你真誠的陪伴底下有機會打消一點自殺的念頭。另外,我鼓勵你與同袍皆可撥打,台北市生命線:02-25059595以及衛生福利部「全年無休的自殺防治守護者─安心專線:0800788995」。這兩條專線都提供24小時免付費的線上協談。不只提供欲自殺者的協談服務,更歡迎發現身旁有親友欲自殺的民眾來電討論與諮詢。

最後,想告訴阿勇,生命中的危機也是一種轉機,相信這段陪伴的經驗會深化你們的兄弟情。如果還有其他不解之處,歡迎再來信諮詢喔!祝福順心平安

下一篇
每逢佳節倍思親

我要協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