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運令人憂


這幾年,學生走上街頭的事情很多,也有搞得很大的,我家孩子也熱血奔騰的想參與,「幸好」(這是做父母的擔心用詞)我們在南部,孩子又是念私校資優班,功課也很重,讓他僅能在網路聲援或是中南部一些零星的小場子跑跑。

我自認還算是開明的父親,有跟孩子談過,了解他的想法,也提供了一點建議,沒有嚴厲的制止或是反對。(當然也是因為他沒有實地的參與到那些活動的衝撞。)

但九月,他上大學了,上了台北的大學,似乎把高中不得不壓抑的熱血一下子迸發出來,開始積極的參與一些社會運動、政治活動,這真的讓我不得不擔心了起來,特別是孩子的媽更是緊張——憂心他會不會受傷、觸法、甚或是過於激進而有仿效的自殘舉動……

我們就這麼一個兒子,從小就是個自主性很強的孩子,請問我們該如何跟他溝通?讓他了解身為父母的擔心呢?


憂心的父親,您好 來信中提到對於熱衷學運的兒子北上讀大學後,好像終於可以一展抱負、理想,但是你跟太太的擔心、焦慮卻也與日俱增,不知該怎麼辦了!

你的信讓我想起在《人生難題的簡單答案》這本書裡,曾經看過的一個阿根廷民間故事:從前,有個牧羊人家族,他們所牧養的綿羊都關在同一個畜欄裡。這群綿羊們會嘗試著逃跑,這時,牧羊人家族最年長的牧羊人就會告訴羊群,外面的山谷充滿了危險,只有在這裡才能溫飽、喝水並且不受野狼的威脅。這些話暫時的嚇阻綿羊們對「自由」的嚮往,但是隨著老牧羊人勸戒羊群的次數越多,羊群們卻越來越焦躁,終於有一天晚上,羊群們集體逃走了。等到天亮,年輕的牧羊人們發現這件事後,對著老牧羊人哭訴:「可憐的綿羊啊,他們餓了該怎麼辦?渴了呢?遇到野狼呢?沒有我們在身旁,那些羊會怎麼樣呢?」老牧羊人咳了幾聲,吸了口菸斗的菸,說道:「沒錯,沒有我們在身旁,那些羊會怎樣?可是更糟糕的是:失去羊群的我們會怎樣?」

心理學家艾瑞克森(Erik Erikson,1902-1994)曾經提到由青少年進入到成年的階段,他們會藉由探索自己在這個社會及職業的可能性來建立自我認同,如果這個階段沒有讓他好好的探索經歷,未來可能會對自己身為成年人的角色感到混淆。你的兒子此刻或許有些像前面提到的,那群急於掙脫畜欄,追尋自由的羊群,同時他也正經歷人生當中自我探索,自我認同的階段,無論你給他多少威脅利誘,大概都阻止不了,因為這是他人生必經的過程。

當然你跟太太會有擔心。擔心兒子因此受傷、觸法、甚至最糟糕的是失去他,就好像那群牧羊人對羊群的擔心;而這其中或許還包含了對自己的擔心,擔心兒子真的發生了什麼事,我該怎麼辦?我有能力承擔嗎?試著先把自己的焦慮弄清楚了,才有可能跟兒子好好的溝通。

其實,當你開始面對自己的焦慮,我相信你一定也知道要怎麼跟兒子溝通了!如果還沒有,就試著把自己想成是前面故事裡的牧羊人;你會先瞭解任何威脅、利誘、建議對羊群都是無效的。相反的,如果能多聽聽兒子投入學運後的各種經驗,並試著蒐集一些疑問,提出反思讓他參考,同時把自己跟太太的擔心傳遞給他,提醒他該自己設定界限。當以上這些都做到了,接下來與其擔心倒不如多給兒子一些祝福;同時要相信你兒子的智慧及自己對兒子多年來的教育成果。

祝 平安順心

下一篇
老媽不放手

我要協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