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亦或迷失?


離婚以後,前妻轉向宗教靈修,尋求心靈平靜與和善的社交圈。原本我也覺得這樣對個性很敏感的她甚好,那樣的環境或許真能給她一些啟示與改變。

最近常聽兒女們提起,前妻對宗教似乎有「走火入魔」的情況,說她從單純的一周兩次的參與活動、擔任志工,現在則是天天去團聚,不做家事了:衣服沒人洗、牙膏肥皂沒了也沒採買;也不給兒女們煮飯帶便當、讓他們吃外食;還三不五時的向兒女們「傳教」,強力的發送email、line、簡訊(都是一些宗教的啟發故事),要他們閱讀、跟轉寄,還會要求他們一起去參加宗教活動(兒女們當然不願意)。這個月開始還留職停薪三個月,準備跟那些宗教的朋友出國去巡迴還是靈修什麼的。

念高中的兒子受不了,向前妻發飆後,打電話跟我說要搬來跟我住。我的工作需要經常出差,十天半個月都不在台灣,實在不太適合讓孩子過來住;於是昨天我約了前妻聊聊,雖然她表現得很平靜,也說宗教靈修讓她想開了很多事情…….但我總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她的情緒很壓抑;我把小孩的想法跟她說,她也是淡淡的說,孩子大了,就自主吧!

事情還是沒解決啊~我想想還是不放心,就找了前妻的姐妹淘問了問,才知道,離婚後,前妻一直認為自己沒有用—老公不要她、孩子嫌棄她,但在宗教靈修那邊卻找到自己的「用途」,不管她做甚麼都得到鼓勵與感謝,所以她才會越來越投入,似乎連別人勸她(別太投入)也沒用。

下個禮拜我又要出差了,這樣的情況該怎麼處理呢?我已經不是她老公,但兩個孩子都未成年還得靠她幫忙照料,還請貴單位幫幫忙,給我建議吧!


親愛的漢克,看到您的來信可以感受到您對於「家庭經營」的重視,更讓我感到欣慰的是即便你已與前妻離婚,你也沒有因此止息對於孩子們的關愛,仍細心關注著孩子生活中是否得到適切地照顧與陪伴,可以見得,您是一個具責任感,且努力積極想要擔任好親職角色的父親。相對於你漸漸地走出離婚的失落與挫折,將生活重心轉移到親職教養與工作之中,「離婚」卻似乎在前妻心中埋下了不一樣的種子:她開始思索著自己到底是不是一個沒有用與不夠好的人,她也深刻地體會到曾經深愛著的先生不再想與她白頭到老,她懷胎十月生下來的一對兒女也常在生活裡嫌棄自己,我想這樣的心情是很苦悶與難過的,如此的心情可能也將成為她選擇與家人保持距離最大的「推力」,畢竟,人們都渴望著自己在關係之中「被需要」、「被重視」、「被關愛」、「被認同」,而當這些渴望與期待都未能夠被滿足時,恐成為一段關係漸行漸遠的「推力」。從您的信裡我可以深刻體會到想好好與前妻溝通的期盼,身為一個有責任感與體貼的前夫、父親,所以,我想若能夠幫助您先從瞭解與體會前妻這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或許是一個很重要改變與溝通的開始。

在信中您也提及前妻之所以會前往該宗教團體進行靈修主要原因是可以感受到自己的「用途」,以及不管做什麼都可以得到鼓勵與感謝,我認為這也在無形中成為前妻與家庭間一股往外拉的「拉力」。離婚似乎讓前妻體會到自我在關係裡的內在渴望是些什麼。你也提及在該次與前妻的談話裡可以感受到她情緒的壓抑,雖然我想這是勢必會需要她靠自己一個人走過的過程,在過往婚姻關係中沒有感受到被重視、被關注的失落、悲傷、生氣…等情緒,若你有心想要陪伴她一起走過,或許也可以邀約前妻聊聊回顧過往婚姻關係的想法與心情,當然在過程中若能夠適時給予前妻一些讚美與鼓勵,感謝她在婚姻關係中的努力與付出,有別於過往,讓關係多一點的關愛與溫暖,我想這將慢慢讓妻子感受到自己在這個家庭是被重視的、被需要的,也將更加願意拉近與家人間的距離,也更願意投入家庭。

因為您在信件裡提及下禮拜即將要出差,相映著您對於孩子們在照顧上的不放心與擔憂,我想我可以給予以下幾點建議:

1.「連結親友」:孩子的照顧問題是不能夠等待的,我想這是讓身為父親的我們最難以放下心的原因,再加上您即將要出差的窘境,我想若能夠適時與前妻的好友們商量看看是否能夠在出國期間協助關心與支援子女生活上的照顧問題,藉以保障子女的生活安全,我想這也讓您緊張與不安的心情能夠慢慢放鬆,也減少對工作的影響。

2.「設立界限」:孩子對母親沉迷於宗教後的不安與生氣情緒,我想亦是讓您感到煩惱的事情,我想適時地教導孩子設立界限與主動表達自己的需求亦是一個重要的機會教育,鼓勵孩子當母親要求自己「應該」要閱讀宗教啟發故事或轉發訊息時,若真得不是自己想要的,學習以溫柔而堅定的方式表達拒絕,在過程中也讓親子關係更真實地面對彼此的差異與不同。

3.「展開對話」:重新與孩子的母親討論彼此的子女照顧規畫與想法,似乎也是此時此刻一個重要課題,畢竟,每個家庭都會隨著家庭發展階段不同而需要多次討論子女的照顧計畫,現階段孩子的母親似乎期許能夠好好為自己而活著,無形中減少關注子女照顧問題,身為父親的你又將可以如何因應與配搭,不讓孩子成為在父母關係下的犧牲者,我想這都是需要靠身為父親的你,與身為母親的前妻需要好好商量與討論的。

4.「少說道理」:溝通自古以來都是一門重要的人際關係藝術,如何能夠在溝通過程裡讓前妻感受到被關注與被重視,是非常最重要的一件事,假若我們在溝通中習慣堅持己見只要求別人聽進去我們的意見與看法,那就讓溝通成為了一種說服的過程,反而忽略了溝通中對方的感受,因此,我更需要適時地提醒自己要少說道理,學習多分享我們的感受與想法。

最後,很高興您願意主動來信詢問該如何面對如此的生活困境與難題,擁有意願即是改變的開始,過程中即便可能發生衝突與意見不合,我想這都將是溝通必經的過程,期盼您與家人都能夠重新找到關係互動的「新方法」。

下一篇
社工人員不公

我要協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