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人員不公


我覺得真是自己人幫助外人來打擊自己人,我在三年前娶越南籍新娘,剛開始她還很乖順,不僅替我生了一個可愛的兒子,還幫我照顧父母,讓我可以安心去工作,不用操煩家務事。怎知去年我在工地不小心摔傷了腿,無法再做吃力的工作,從此工頭也不再叫我去工地幫忙,這種遭遇已叫我心煩了,難道我不能喝點酒解愁嗎?每次我喝酒,太太就在旁邊嘮叨,剛開始還能忍耐,但時間久了,當然會覺得有完?完啊,所以有次就輕輕打了太太幾下,?想到這個女人竟然告我家暴,所以之後我不小心又打了她幾次,但都是有控制力道的。而可惡的是那些社工人員,不知灌輸那些想法及教她方法,且法庭上我還要被迫離婚,這是什麼世界啊,怎會有社工都是自己國家的人,去幫助我太太是外籍人來讓我更痛苦呢?我以前有工作時繳的稅,是要養自己人來欺負我嗎?

我不想要離婚,只想太太回到我身邊來,我可以少喝點酒,也會儘量克制自己的脾氣,不再動手打人,我也很後悔了,那些社工都不會幫我,我只有寫信給貴機構,看是否還有挽回的機會,謝謝。


建平您好!

從信中的陳述,能感受到您很焦慮的想挽回婚姻的心情,也能理解這一年來在您身上發生這麼多令人挫折的事情。自從受傷導致工作不穩定,收入受影響,所帶來的生活經濟壓力,藉酒澆愁,夫妻溝通不良加上個人情緒無法控制,以致演變成家庭暴力並導向了婚姻危機。但在此,我還是必須先跟您說,暴力是不對的,也是不被容許的行為。

相信現在的您,應該也體悟到暴力本身並沒有辦法解決問題,甚至只會讓事情更複雜或加重其嚴重性。若以家庭壓力理論(Hill,1958)的觀點,家庭壓力被定義為家庭系統中的壓力或緊張,是指一個穩定的家庭受到干擾,有可能造成家庭系統的改變;若家庭常處於動態變動當中,故壓力的產生是無可避免。就本質而言,它不是好或壞的問題,而是要看這家庭如何反應的狀況。您的家庭這一年來的壓力源,為腿傷導致的工作受影響、經濟收入的不穩定。

此時,家庭的凝聚力和家庭的適應力是重要的兩個家庭調適資源的要素。所謂家庭凝聚力是指家庭生活中所形成的凝聚與團結程度,包含家人間情感的連結或經濟上互相支援等;而家庭適應力則為家庭在面臨障礙和困難時,能否彈性的改變慣有因應方法的能力。您期待得到家人的關心與支持,而非太太的嘮叨;而在工作上面對挫折的無力感,您則選擇喝酒來麻痺痛苦。

再者,家庭成員對壓力事件的認知,及如何詮釋壓力事件對家庭造成的影響,也是家庭在因應壓力時必須要做的功課。事實上,不同的家庭可能會以相異的眼光看待同一件事情;即使是同一家庭,也可能因時間的不同而對相同的事件產生不同的認知。不論在失業、喝酒、打人等這些事情上,您有自己的感受與立場,但太太也有其擔心與顧慮。在兩人立場不同的狀況下,好好的溝通、平等的互動、接納對方立場的思維,或許雙方可以更互相理解對方的語言與心意,共同面對問題與找出解決調適的方法。

然而,當壓力事件使家庭無法從失序的狀態中恢復穩定,造成家庭結構或互動模式的改變時,便形成了家庭危機,家庭系統將會呈現分裂、解組或無能力現象。您的家庭目前處於因酒精、溝通不良、爭執、暴力,已走到了婚姻危機的狀況。倘若家庭內部的支持系統與能量,已無法解決危機,或許外部支持系統的介入,可促進家庭面對壓力困境的調適。

因此,倘若您想挽回婚姻,我想您必須認知到「暴力」是不對的,並且也解決不了問題這個事實。婚姻關係的維繫要靠良性、坦誠、和諧、平等的雙向互動與溝通。「絕對不再動手」的承諾或許是您向婚姻及家人釋出挽回婚姻想法的第一步承諾。家防中心社工的介入,除了要協助受害者免於暴力的陰影及人身安全的保護,當然也希望透過外界的介入,讓家庭能有理性的溝通、正視家庭的壓力、提供相關資源以解決家庭面臨的問題。例如:可以請就業服務站協助找適合的工作、失業期間申請高風險家庭或急難救助暫時的減輕家庭經濟壓力、喝酒問題可由家防中心社工師評估/轉介至醫療機構做酒癮戒治、夫妻間的溝通也可以尋求協談與諮商。這些都可以強化家庭因應壓力時的能量。

很高興您的來信,表示您已經成功踏出第一步,向外界尋求協助與支持。相信您只要下定決心,一定能面對這些生活的挑戰,也祝福您能更有智慧與愛來學習婚姻的相處之道。

下一篇
職業婦女的心聲(下)

我要協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