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


沒想到這樣的事會發生在我身上~為什麼?為什麼?誰能告訴我我究竟做錯了什麼?我一直奉公守法,從沒做過什麼壞事,為何上天要如此懲罰我,讓我離開我所摯愛的家人。

從未思索過離開這世界的日子那麼快的到來,今年三月,醫生宣布我得乳癌的那一刻我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當時的我以為與我相識多年的醫生在和我開玩笑,我不相信這樣的事會發生在我的身上。猶記得當時我的反應,我非常的傷心及憤怒,為何這樣的事是發生在我的身上,醫生安撫著我,告訴我我的工作壓力太大,坐息不正常,他希望我辭掉工作,好接受外科手術治療,他相信我會好起來的。

雖有專業的保證,但我仍猶豫了起來,擔心缺了一個乳房的自己再也不是個女人,我害怕這樣殘缺的自己無法留住老公的心。在老公再三勸說下自己終於鼓起勇氣同意接受手術治療,原本以為可以脫離這可怕疾病的陰霾,沒想到這次複檢結果,醫師表示癌細胞已轉移到肺部,且情況並不樂觀,希望我能接受化學治療。

返家的當晚,我與先生相擁而泣,我知道自己大概沒有多少時間可活了,我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為什麼?為什麼我才三十五歲,就必須忍受這樣的痛苦?當其他人健健康康的在享受生命時,我卻忍受著無法承受的疼痛,身體上的我可以忍,我不甘心的是我仍有許多夢想尚未完成,誰能告訴我究竟要如何做才能擺脫掉它呢?


茹心,妳好:

妳寄來生命線的信康老師已經收到了,想必妳在寫這封信時,內心是十分沉重的,當康老師反覆看著妳的來信時,亦深深的感受到:人生過程中最大的撞擊,莫過於面臨生命中的不確定性,就好像自己還未到站,卻莫名被「推」下車,總是有那麼些許的不甘心。

茹心此刻的心情,康老師能夠體會,尤其在心裡毫無準備的狀況下碰上這種事,內心的錯愕和慌亂可想而知,畢竟事情來得太突然,或許妳都還來不及弄清楚是怎麼一回事,就必需去接受,因為擺在眼前的事實讓妳無法有太多的選擇,此時個人內心的惶恐,以及腦海中的「為什麼?」想必一直盤旋在妳心底,所以這些日子真是難為妳了!

可是康老師在想:但事實終究是事實,此時情緒上的沮喪和茫然,反而會打讓亂妳和家人的生活步調,讓原本正常運作的家,頓時變得沉悶、黯淡,相信這不是妳想呈現出來的,所以如果最糟的狀況一定會發生時,這時就是「分秒必爭」的關鍵時刻,如何把握黃金時光與家人留下共同回憶,就十分重要了。

所以,茹心,這個時候,無論妳內心再怎麼絕望、不甘心,身體方面就交由專業醫生來對治,但內心的調適就需靠妳個人去突破,因為此時若能處理得當,即使將來必需劃上休止符,也會讓心中了無遺憾,不是嗎?

因此康老師覺得:這個時候個人內心的自我建設就很重要,妳總不希望這場戰還沒開打,自己就先投降!妳總不會不給自己一些希望吧,所以要怎麼做,這才是康老師想要與妳探討的重點,所以在此先提出三個面向供妳參考:

第一、觀念一定要轉換:雖說一般人在面臨生死關頭還能「豁達以對」是十分困難的,但如果換個角度去想:再怎麼樣,自己都還有緩衝期,能清楚交待身後事,也還有時間將個人牽掛的事做最妥善的安排,諸如此類,都比那些驟然離去,一句話也沒說者,相較之下要好多了,所以心理上的自我建設是首要,若願意在這關先突破,對自己和家人都是一件好事。

第二、再來就是尋求心靈的支持,若妳個人有宗教信仰,此時就是一股安定的力量,或是去找一個真正聽得懂妳在說什麼的人,(不一定是妳的伴侶),和他分享妳身痛、心痛的感受。畢竟一個人在遭受委屈時,若身邊有人能懂,多少能降低自己的焦慮,會較容易找到正向的力量。

第三、當心靈內外的支撐點都安頓好之後,再來就是「具體」行動了:所以一一寫下自己牽掛的事,,一件一件去做,把黃金時間用在這些具體的事相上面。

或許因為有事要忙,會讓自己無暇哀怨,用這種方式讓生活正常運作,或許心裡可以過得較紮實!

總之,目前的症狀是這樣,但我們也看到許多的例外,他們之所以戰勝,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在看待事情是積極、樂觀的,並在諸多不可能中找到「希望」,或許因為心胸放空,無形中亦促進體內健康細胞再生吧。

所以無論如何,在危機當中,別忘了「危險和機會」它們各佔一半而已,加油吧!為了自己和家人,好好把這張人生的試卷完成,即使有所缺憾,也可以藉由當下心緒轉換,讓那個缺口有所填補,在自己真需揮手道別時,才可以為自己和家人留下一個較完整的圓,妳說是嗎?

康老師十分關心妳,所以如果茹心願意,生命線願在妳內心最困頓時陪伴妳,為妳加油打氣,所以別忘了妳可以持續和我們保持連繫喔!

在此真摯的祝福妳身體安康

下一篇
焦慮症

我要協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