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勞看護變繼母


自從幾年前老媽過世之後,阿強就一直勸說獨居在鄉下的老爸北上與之同住,但是七十多歲的老爸自認身體硬朗、也習慣鄉下的生活,就是不願意。再者,阿強的妹妹就嫁到隔壁鄉鎮,每周固定回家探望一下、臨時有事情也能回去幫忙,老爸就更不肯上來都市生活。

去年,老爸一個小中風之後,行動變得有點遲緩、自我料理開始有些困難,語言能力與思考能力也逐漸衰退,雖然經過醫生檢查並未明確認定是老人痴呆症狀,但是老爸偶而會有人物錯亂、時空錯亂的情況,讓阿強十分擔心;且妹妹也有自己的家庭要照顧,無法長期的、天天回家顧著老爸,於是兄妹倆人透過人力仲介找來一名外勞看護妮娜,照料老爸的起居。

三十多歲的妮娜很有經驗、身手俐落、國台語聽說也很流利,一年多來把老爸照顧得很周全,妹妹對她是稱讚有加;而原本老爸的生活與醫療開銷費用,都是阿強先匯給妹妹,妹妹再拿去給妮娜,然有幾次妹妹因有事無法拿錢回去而有所不便,因此,兄妹倆就找出老爸一個很少使用的農會帳戶,阿強每個月直接匯入費用,讓妮娜需要時可以隨時去領取,反正每個月開銷就是固定、帳戶內款項也不多,兄妹倆認為應該沒啥好擔心的。

月初,仲介公司告知阿強,妮娜居留期限年底到期,他們會再幫忙物色一名看護來接手;阿強兄妹倆也就開始準備把給妮娜的一些方便收回來,卻赫然發現,兩個月前老爸一筆百萬的定存入到那個他們當初授權給妮娜使用的農會帳號,並且被分批領走,同時更驚訝的是發現老爸與妮娜於上個月底已經辦理結婚登記。

兄妹倆真的傻眼了,因阿強的老爸表示,金錢是他送給妮娜的,結婚登記也是他同意的;而老爸的精神狀態雖然不佳,卻未經醫生證明已達失智或神智不清程度,阿強能否主張婚姻無效並追回款項?仲介公司有無法律責任?


一、有關阿強父親贈與外籍看護妮娜金錢,以及與妮娜辦理結婚登記等法律行為效力之認定:

(一)按「無行為能力人之意思表示,無效。雖非無行為能力人,而其意思表示,係在無意識或精神錯亂中所為者,亦同。」係民法第75條之規定。亦即,在法院宣告禁治產或該裁定生效前,當事人之意思表示是否有效,端視其有無心神喪失或精神耗弱至不能處理自己事務,或意思表示時是否在無意識或精神錯亂中所為之具體情事而定(最高法院99年度台抗字第189號判決要旨)。

(二)如題示,阿強的父親在發生小中風之後,不僅行動變得遲緩,語言能力與思考能力均有衰退之現象,以至於偶爾會有人物錯亂、時空錯亂等認知錯誤之情形。但似乎還沒有到達精神喪失或心神耗弱之程度,尚無法透過聲請監護宣告(即修法前之禁治產宣告)之方式,否定阿強父親全數法律行為之效力。爰依民法第75條規定,須就當事人特定行為之具體情狀,研判是否係在無意識或精神錯亂之狀態,以決定後續之法律效果。

(三)另從實際訴訟之角度來看,根據民事訴訟法第277條規定,倘若阿強兄妹(阿強父親)執此理由,對外籍看護妮娜主張返還贈與款項或確認婚姻關係無效之訴訟,即應由主張有利事實之阿強兄妹(阿強父親)負擔舉證責任,提出具體證據證明阿強父親在贈與妮娜金錢,以至於與阿強父親與妮娜辦理結婚登記當時,均係在無意識或精神錯亂之狀態下所為之行為。從題示案情來看,阿強父親將定存款項匯入名下農會帳戶之行為,核與阿強父親己身權益無影響,所需追究的是農會帳戶內款項被分批領走之主體為何?有無經過阿強父親之合法授權?又阿強父親與外籍看護妮娜共赴戶政事務所辦理結婚登記乙事,理論上應有二名合法證人,並應向管轄戶政事務所辦理登記。故相關證人、戶政事務所承辦人員應可說明、確認阿強父親辦理結婚當時的精神狀況。換句話說,本案爭點須藉由聲請法院調查證據(傳訊證人)之方式,予以釐清。

二、有關外籍看護仲介公司法律責任之認定:

(一)按「受任人因處理委任事務有過失,或因逾越權限之行為所生之損害,對於委任人應負賠償之責。」民法第544條定有明文。本案從雇主(阿強兄妹)與仲介公司之法律關係來看,仲介公司受雇主委任招募外國看護,並向雇主收取服務費,兩者間應有民法之委任契約關係。故雇主得否向仲介公司索賠,取決於仲介公司處理委任事務有無過失而定。

(二)次按「第2條:服務項目:…2、乙方(私立就業服務機構)應依甲方(雇主)需求招募適當外國人,並由乙方負責安排接送外國人至甲方指定工作處所。」、「第6條:乙方之義務及服務項目:…5、乙方應定時電話聯繫或訪視甲方,每個月至少應電話聯繫或訪視_____次。」行政院勞委會頒訂之「雇主委任跨國人力仲介招募聘僱從事就業服務法第46條第1項第8款至第10款規定工作之外國人」定型化契約範本第2條第2項、第6條第5項分別定有明文。可知仲介公司對於雇主負有招募適當外國人之義務,以及定期訪視外國看護工作情形之義務。就本案而言,倘若有具體證據可證明,仲介公司當初在招募本案外籍看護妮娜當時,應注意、能注意,卻疏於注意妮娜有刑事犯罪前科等嚴重不良紀錄,亦即未經一定程篩選即貿然予以引進,應可認為仲介公司有未盡招募適當外國人義務之過失。再者,若仲介公司疏於定期聯繫、訪視雇主之行為,可證明係外籍看護趁隙領取(盜取)雇主財物之原因之一的話,從法律評價上來看,應認為仲介公司亦要為己身疏失負擔相當程度之損害賠償責任,併予敘明。

下一篇
安養中心

我要協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