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養


李老太太在另一半過世之後,就把財產分配給四名都在外地就業的子女,自己留點老本與一棟鄉下的房子獨自生活。年初,不小心跌倒受傷,經鄰居送醫救治後,雖然保住了老命,行動卻無法自如。好心的鄰居協助趕緊通知李老太太的四名子女,但不僅沒有人願意回來照顧,甚至沒人願意去醫院將李老太太接出院,就怕往後照料的責任落到自己身上。鄰居氣得不知如何是好:

(一) 李老太太沒有其他親屬,自己又行動不便,該如何向四名子女提出扶養訴訟請求?

(二) 大女兒表示自己國小畢業後,就自己半工半讀當美髮學徒,三十年來根本沒有讓父母扶養,也沒分財產,不應由他負責李老太太的餘生,是否有理由?

(三) 二女兒認為當初分財產,她只拿到部分珠寶,其他都是兩個兒子拿走,自己不應負擔扶養義務,是否有理由?

(四) 小兒子表示自己罹患肝癌,無法照料,是否有理由?

(五) 大兒子分了最多的財產,但他提出人證證明,當初李老太太自己表示,財產分了之後,大家就各自生活,她不要子女扶養;且她自有老本,根本生活無虞,所以大兒子也不用負擔扶養義務,是否有理由?


一、李老太太得對四名子女提起給付扶養費之訴訟

(一)按「左列親屬互負扶養之義務:1.直系親屬相互間。…」、「扶養之方法,由當事人協議定之;不能協議時,由親屬會議定之。但扶養費之給付,當事人不能協議時,由法院定之。」分係民法第1114條第1款、第1120條之規定。又99年1月13日增訂非訟事件法第140條之1規定,民法第 1120 條但書所定扶養費給付事件,由受扶養權利人所在地或居所地之法院管轄。

(二)次按「受扶養權利者,以不能維持生活而無謀生能力者為限。前項無謀生能力之限制,於直系血親尊親屬不適用之。」民法第1117條定有明文。申言之,子女對於父母(直系血親尊親屬)之扶養義務,並無涉於父母之謀生能力,係以父母有無維持生活之能力定之。故如父母(直系血親尊親屬)能以自己財產維持生活者,應無受扶養之權利,而所指之不能維持生活,應以現在及將來可能取得之財產推斷其不能維持生活之判斷(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12號判決要旨參照)。就本案而言,李老太太縱使原可靠一點老本維持生活,惟在跌倒受傷後,李老太太行動不便已經無法自理,符合不能維持生活之法律要件。

(三)綜上,本案李老太太之狀況既已符合民法1117條之規定,故李老太太之四名子女(即直系血親卑親屬)均負有法定扶養責任。李老太太得以未盡扶養責任之子女為被告,向住所地(居所地)之管轄家事法院提起給付扶養費訴訟。

二、有關李老太太之大女兒

(一)依據民法第1115條第2項規定:「同係直系血親尊親屬,或直系卑親屬者,以親等近者為先。負扶養義務者有數人,而其親等同一者,應各依其經濟能力,分擔義務」。本案李老太太之四名子女均為一親等直系血親卑親屬,即應共同分攤對於李老太太之扶養義務;至於子女間所應分攤之比例,應由承審法院斟酌子女間之經濟能力,予以酌定。

(二)次按,民法於99年1月27日經公布增訂第1118條之1規定:「受扶養權利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由負扶養義務者負擔扶養義務顯失公平,負扶養義務者得請求法院減輕其扶養義務:1.對負扶養義務者、其配偶或直系血親故意為虐待、重大侮辱或其他身體、精神上之不法侵害行為;2.對負扶養義務者無正當理由未盡扶養義務。」、「受扶養權利者對負扶養義務者有前項各款行為之一,且情節重大者,法院得免除其扶養義務。」並於同年月 29 日施行;而增訂該條文之立法理由係:「民法扶養義務乃發生於有扶養必要及有扶養能力之一定親屬之間,父母對子女之扶養請求權與未成年子女對父母之扶養請求權各自獨立(最高法院92年度第5次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父母請求子女扶養,非以其曾扶養子女為前提。然在以個人主義、自己責任為原則之近代民法中,徵諸社會實例,受扶養權利者對於負扶養義務者本人、配偶或直系血親曾故意為虐待、重大侮辱或其他家庭暴力防治法第2條第1款所定身體、精神上之不法侵害行為,或對於負扶養義務者無正當理由未盡扶養義務之情形,例如實務上對於負扶養義務者施加毆打,或無正當理由惡意不予扶養者,即以身體或精神上之痛苦加諸於負扶養義務者而言均屬適例(最高法院 74 年台上字第 1870 號判例參照),此際仍由渠等負完全扶養義務,有違事理之衡平,爰增列第1 項,此種情形宜賦予法院衡酌扶養本質,兼顧受扶養權利者及負扶養義務者之權益,依個案彈性調整減輕扶養義務。至受扶養權利者對負扶養義務者有第1項各款行為之一,且情節重大者,例如故意致扶養義務者於死而未遂或重傷、強制性交或猥褻、妨害幼童發育等,法律仍令其負扶養義務,顯強人所難,爰增列第 2 項,明定法院得完全免除其扶養義務」。

(三)查,李老太太之大女兒表示已身無須負擔扶養責任之理由,無非謂:「自己國小畢業後,就自己半工半讀當美髮學徒,三十年來根本沒有讓父母扶養,也沒分財產,不應由他負責李老太太的餘生」云云,故如大女兒可依民法第1118條之1第1項第2款規定,舉證證明李老太太當時確有無正當理由而未盡扶養義務之事實,依法可酌予減輕大女兒之扶養義務,否則大女兒仍應依其經濟能力,與兄弟姊妹共同承擔對於李老太太之扶養義務。

三、有關李老太太之二女兒

(一)對於李老太太之二女兒而言,係表示:「當初(李老太太)分財產,她只拿到部分珠寶,其他都是兩個兒子拿走…」,主張無須負擔對於李老太太之扶養義務。

(二)承前所述,除有民法第1118條之1所規定之各款減輕(或免除)事由外,依我國現行法律,扶養義務人再無其他可歸責於扶養權利人之事由,可據以規避己身應負之法定扶養責任。爰此,尚不論本案二女兒已有分配到部分珠寶,即便二女兒未分配到任何財產(均由兩個兒子拿走),亦不因此免除己身之法定扶養義務。

四、有關李老太太之小兒子

一)按「因負扶養義務而不能維持自己生活者,免除其義務。但受扶養權利者為直系血親尊親屬或配偶時,減輕其義務。」係民法第1118條之規定。意謂子女並不得以無法維持生活為由,免除己身對於父母之扶養義務,至多僅得請求法院減輕其義務。

(二)查,李老太太的小兒子表示「罹患肝癌,無法照料」云云,主張無須負擔對於母親之扶養義務。惟依前開規定,縱認李老太太的小兒子確有符合不能維持己身生活之事實(需由法院就個案具體認定),亦非當然即可規避對於母親之照料責任,至多僅得請求法院酌予減輕負擔。

五、有關李老太太之大兒子

(一)查,李老太太之大兒子表示:「…有人證可證明,當初李老太太自己表示,財產分了之後,大家就各自生活,她不要子女扶養;且她自有老本,根本生活無虞。」,主張無須負擔對於母親之扶養義務云云。

(二)惟查,「扶養之程度及方法,當事人得因情事之變更,請求變更之」係民法1121條之規定。是縱認李老太太先前曾有免除子女扶養義務之表示,亦非代表該表示不得再為後續變更。就本案而言,李老太太手邊雖有薄產可供生活,惟在跌倒受傷後,已失去生活自理能力而無法維持己身生活,應已符合「情事變更原則」之法律要件。

(三)爰此可知,大兒子所為抗辯並無理由,李老太太可得引用上開法條規定,訴請法院審酌李老太太跌倒後之相關情狀,酌定子女應負扶養責任之內容。

下一篇
遺產繼承

我要協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