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陪伴車禍家屬走出悲傷?


車禍事故頻傳,製造了多少失親的悲傷故事?關於車禍家屬,我們不可不知道的是:「事故傷害」是國人重要死因,其中比例極高是「因運輸事故死亡」;也就是車禍造成的死亡事件之多,可能超乎我們想像。而一次車禍死亡事件,可能帶來少至一個家庭,多至兩三個家庭的破碎與創傷。一般人失去親人都不容易調適了,更何況車禍突然奪走親人生命的驟變衝擊。身邊常有朋友問起:「朋友的親人因為車禍突然過世,我該怎麼做、才能幫助他?」以下提供幾點注意事項,期望傳遞關懷,幫助車禍家屬及其家庭度過危機與悲傷。

一、 協助車禍家屬的第一時間,需要提供預警與陪伴在旁的支持力量

車禍事件往往是突發非預期的,可能造成多人死亡甚至肢體殘破難辨,縱使幸運逃過死劫也可能是重傷重殘,使得趕赴車禍現場的親人容易飽受驚嚇,除了悲傷還可能深受創傷。所以幫忙通知噩耗的方式,需要讓人有所緩衝準備去面對現場處裡難堪危急的場面。當然事發突然,再多準備也試叫人措手不及,請親友陪同前往並確保全程有人陪伴,比較可以緩衝驚嚇減少創傷產生。

二、 陪伴協助車禍遺族需長期與之同在,維持常規生活功能找出新平衡

車禍現場的緊急狀況處理之後,家屬們更可能會對致死事件的發生感到不真實(特別是在事件發生的初期)、感到愧疚(設想各種若是自己能如何做就好的情境)、激動焦慮或覺得無助;急需醫療或法律機關的介入狀態,也會延緩或擾亂家屬的悲傷反應,此時他們可能需要尋找那個「肇事兇手」或其他可供指責的對象來宣洩自己的悲傷與憤怒。但世界彷彿一夕間崩解了,許多來不及完成或獨留家人許多接踵而來的生活任務,需要他們重拾心力去面對。在這段歷程提供長時間的陪伴與支持,助其找出調適之道可嘗試協助的作法有:
(1) 允許其重覆訴說不幸事件發生細節,以對死亡或傷殘更具現實感

(2) 接受其各種反應,助其宣洩悲傷及找回自我主控感

(3) 鼓勵其認識相同遭遇的人,讓相同經驗者分擔痛苦也分享資源

記得適時陪伴、傾聽與接納來幫忙之外,不要太早給建議,也不要勸人少想一些,藥物也不是萬靈丹。學會照顧好自己,盡量維持日常生活的規律性與功能、多注意生理照護、試著以儀式或找人訴說來抒發自己的心情,懂得運用資源,才能處理後事與應變衝擊。

三、對不公平不幸的傷害如何釋懷,公平正義之外的寬恕情操更是不易

車禍喪親最難釋懷的是對於肇事禍首的無法原諒,要求道歉、賠償也未必能滿意。再多賠償也換不回人命與健全身體,再多道歉也喚不回心中對世上仍存有公義的安全感;即使要到道歉或賠償,家屬仍難釋懷於:「為何是我們遇到這種事情?」更何況有時無法釐清肇事責任或求償未果,更多煎熬難以平覆,怪老天、怪肇事者、甚至怪自己的憤恨不平,怎樣才能真正釋懷?不平受苦的人出路何在?

或許有人可以德雷莎修女所說的路徑幫助自己超脫:「如果我們真的想去愛,我們必須學會寬恕」。但捫心自問,憤恨傷害已造成,有多少人可以做到寬恕?若還無法選擇寬恕換取心中寧靜與愛時,在這意外死亡傷殘苦難折磨路上,請相信您並不孤單。讓朋友相伴外,也可以適時讓電話協談(如生命線、張老師)或專業諮商心理師助您度過。

我們所耕耘的『癒心鄉心理諮商中心』,主要就是對社區民眾提供悲傷輔導與醫療諮商服務。在生死教育與輔導研究所專業團隊經營下,幫助民眾因應生命失落悲傷,找到轉換生活困境的方法與力量。癒心鄉致力結合各種免費心理諮商專案資源來服務您:一因承接台北市政府衛生局99年度社區心理衛生分區服務(「委託民間團體辦理社區心理衛生分區服務實施計畫」),由專業的心理師為情緒困擾而符合專案補助條件的北市民眾服務;二是與家庭照顧者總會專案合作服務照顧病人的家屬;三更結合生死教育與輔導研究所的實習心理諮商師提供服務。請撥癒心鄉服務專線02-28227101 轉3274或3236為您療癒心傷。

【參考資料】
(1) Kenneth J. Doka, PH.D.。與悲傷共渡-走出親人遽逝的喪慟,李開敏主編。台北:心理出版社。2002。
(2) 黃小玲(2009)。愛的力量-從經歷哥哥車禍死亡看見自己及家人的哀傷與韌力之自我敘說研究。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育心理與輔導研究所在職進修碩士班碩士論文。
(3) 張藝馨(2007)。車禍遺族的悲傷反應與調適歷程之研究-以喪子母親為例。國立台北護理學院生死教育與輔導研究所碩士論文。

下一篇
逝者已矣,生者何堪:談自殺遺族的哀傷輔導

我要協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