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太太


今年是第七年了,從我老公帶女人回來的第七年,我從沒想過這種事會發生在我身上,我真希望這些只是南柯一夢,有人能告訴,這幾年我的遭遇都不是真的。想當初他追我時是如何的用心體貼,一但變心卻又是如此狠心待我,私底下偷吃還不夠,還把她帶回家裡,要我接受他享齊人之福的行為。誰能告訴我我究竟做錯了什麼,為什麼他會如此待我,為了我老公,我因此得了憂鬱症,而自從我得了憂鬱症後,原本跟我很親的婆婆及孩子們,自那時起就不理我了,她們覺得我有病,覺得我讓她們丟臉,讓她們在親友間抬不起頭。

這幾年的改變實在太大了,連最支持我的母親又在兩年前過世,從此之後,我像遊魂一樣活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人陪著我,我不知道自己活在世上做什麼,世上有沒有我都沒有差,且根本沒有人在乎我的存在。誰來告訴我要如何活下去,活下去又還有什麼意義呢?


阿鑾妳好:

七年不算短的時間,在妳敘述的過程中充滿無助、無奈與怨懟,當初的甜蜜今已成過眼雲煙,讓妳感到憤怒以及被遺棄、被背叛,面對三角關係更讓妳心有不甘與傷痛。母親的過世使妳原本支持的力量不見了,失去精神上最大的支柱,又讓妳感到失落、悲傷,心情更覺茫然無依。在現實生活中,每天面對日漸陌生有名無實的先生與本來親近現在疏離的孩子和婆婆,再再都打擊著妳,讓妳不知何去何從才好。

先生帶女人回來已第七年,阿鑾卻希望是”南柯一夢,不是真的”。已發生的事妳不願承認、不願接納,糾結就跟著來,因為妳希望它不存在並不是事實,而困擾就會產生。心裡明白情緒上不想面對,所引起的內在衝突讓妳痛苦不堪,這段時間妳是如何走過來的?是什麼力量支持妳使妳可以走到現在?妳願意留在婚姻裡,相信定有妳的看法及意義價值所在,妳願意思索及整理那是什麼嗎?過去婚姻中的妳及現在的妳,前後是否有很大的不同?其間的差異點是如何演變而成的?

你的憂鬱症是否有就醫?若沒有的話,希望阿鑾能到醫院就診,讓專業醫生協助你,按時的服藥及與醫生的配合,這樣會更有力量站起來,同時擴展自己的生活圈,如參加社團、宗教團體、社大上課、上圖書館、多運動、聽音樂、閱讀、找朋友談談心、培養一種嗜好等等,看看我們自己能為自己做些什麼而讓自己好過些。

當我們的情緒像打亂的毛線纏繞時,它讓我們看不清事實的真相,我們不能改變過去已發生的事,但我們能改變自己的想法,去看事情對自己的影響,困擾的環節在哪裡,而去找鑰匙把它打開。

阿鑾提到「誰來告訴我要如何活下去」,你想聽聽別人的看法、想問問別人的意見,這就跨出一大步了,一個非常大的突破,這個動力是什麼?在整個過程中好像也讓我們體會到哀怨,憂愁度日,似乎不能為我們帶來什麼好的結果,那何不振作起精神改變心情面對這個事件,人生還有其他可貴的層面,等著妳去經驗。在這段時間當情緒又走不過時,我們很願意陪伴妳,妳可以繼續來信或者利用協談電話及面談的方式。在此祝福你一切順心!

下一篇
我的工作是警察

我要協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