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鬱之心


老師,您好:

昨天我去聽了一場關於憂鬱症的演講,在過程中主講者有讓我們大家填寫憂鬱量表,原本我並不想填,但我老公硬逼著我填,所以我就勉為其難的做了測驗。測驗的結果表示我罹患憂鬱症,問卷上建議我要去看精神科。

可是我不想去看精神科,我覺得我的問題來自於金錢的壓力,因為最近幾年經濟不景氣,我已失業在家快半年了,而我老公的薪水養我們一家子六口又很拮据,因此經濟上的壓力常壓的我喘不過氣來。所以每一想的錢的問題,我就會覺得很煩躁,不快樂且想發脾氣,而我只要一生氣起來就忍不住將氣出在婆婆、老公及孩子的身上。我也知道我自己這樣不好,可是又沒辦法控制自己的情緒,我亦曾試著告訴自己要快樂,用不同的角度看事情,但卻都沒有效果,只要月底一到,我就可以明顯的感覺到自己又開始「鬱卒」起來。

自測驗後,我老公一直要我去看醫生,可是我覺得自己是因為錢的關係所以才無法調適,只要有錢,我相信我的憂鬱症就會好起來,去醫院看病又不能解決我經濟上的問題。可是我老公一直嘮叨,我快被他煩死了,且好友也告訴我越來越難相處,而我自己也覺得一直處於憂鬱狀態也不是辦法,請問老師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決我目前的情緒問題呢?謝謝。


小宣,妳好!

看到妳的來信,以一位精神科醫師的專業經驗,我覺得妳應該是一位精神官能症性的憂鬱症患者。我能理解妳目前的心境,失業、社會現實的殘酷,使妳情緒失控;妳的先生、婆婆及子女成了妳情緒發洩的對象,妳早已成了他們心中的一個痛,因為他們是妳至親的家人,所以雖然覺得妳很不通情理,但仍能包容妳。妳一定在當時覺得他們這裡不對那裡不對,而口出惡言;但在過些時候又覺得自己無理地去傷害他們,很不應該,而因此情緒更陷入因境。

有精神官能症的人,常會對自己要求太嚴,而對無法面對的現實情境,採取壓抑的態度,可能會以合理化的心理機轉怨天尤人,或以否定,反作的心理機轉來逃脫內心的害怕。他不會像精神病人般,失去了對現實的判斷,由內心恐懼的投射而出現幻覺、妄想來製造現實的假象,他乃是會貼近現實的,只是在殘酷的現實下,自己的超我會不斷地斥責自我,而使他受到很大的煎熬,終而情緒失控,呈現出焦慮、憂鬱以及其他包括強迫、慮病等等之症狀來,此依個人情緒特質而定,妳則較傾向於出現憂鬱的症狀,內心常會有無望無助的感覺。

一般社會對精神疾病患者之偏見,造成大眾對看精神科的忌憚。我們遇到的經驗是,精神官能症患者非到很嚴重,求助於其他方法,如求乩童,改風水等,或在其他科別治療無效時才會找上門來。目前社會上對精神疾病的看法已有些許改善,健保亦可避免因治療所帶來的經濟壓力,因此此類病人來就診的比例已比以往多了不少,以本院為例,以往門診中精神官能症在病患中的比例只佔1~2成,目前已有增至5~6成以上,而在綜合醫院中的心身科中此項比例還更高呢!

妳有一個好先生,一直在勸妳就醫,但妳卻一直將問題往外推,認為只要經濟情況得到改善,妳的病自然就會好,因此認為自己不需要就醫。這是一個似是而非的觀念,其實外在的條件不足以完全決定我們的心境,人生有得有失,在順逆境中均須能保持平常心,妳目前的情況是比以往難過些,但所幸妳先生乃保有一份固定的工作,只要一家人同舟共濟,生活簡樸些,也應不會有太窘迫的情況才是。只要妳能勇於接受目前的考驗,不怨尤,對家人有感激及包容的心,則情緒是可以緩和下來的。

憂鬱症不會是永遠很嚴重的,它就像天空突然來了一片黑雲,一時天昏地暗,在下了一場大雨之後天氣就會晴朗起來,治療就如求雨的過程,若不去治療,則黑雲愈聚愈多,將造成更嚴重的水災。事實上,目前對憂鬱的治療會使病症減輕許多,且會使病程縮短,甚至可以完全恢復其社會功能。

妳卻明知量表測驗的結果是憂鬱症,又不願就醫,一直對抗先生的好意,這樣是不對的。人在世上健康的心身狀況是一切的根本,有困境時靠個人的力量不一定解決得了,若需尋求協助並求取資源才能解決,也須如此做。身為一位精神科醫師,我己經驗了許許多多因治療獲得改善,其他一切情況跟著改觀的個案,因此我希望妳勇於就醫。治療上除了服藥外,還有許多妳自己要努力的部份,包括心境的調整,人際關係的改善,以及適當的飲食、運動與睡眠等。

妳來看診時,在門診中會有藥物治療與心理會談,若有必要則會安排進一步的深度心理治療。總之,遇困難不要逃避,只要去面對它,一切困難自然可以迎刃而解。

祝妳早日康復!

下一篇
只能這樣陪你

我要協談